<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kbd id='9uIijxIgUl'></kbd><address id='9uIijxIgUl'><style id='9uIijxIgUl'></style></address><button id='9uIijxIgUl'></button>

                                                                            中新社邢台11月10日电 题:中国矿工子承父业出现“新生代”

                                                                            中新社记者 陈林

                                                                            “过去矿工地位低,找媳妇特别难,我父亲相了6次亲才找到我的母亲。现在不同了,不少矿嫂是令人羡慕的公务员。”刚刚升井的河北采煤工人李广笑着告诉记者。

                                                                            李广说的不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他刚满28岁。生在矿工之家的他,对这个行业要比常人熟悉。他知道新中国成立前,父辈们被称为“煤黑子”,是社会最底层的群体。新中国成立后,煤矿工人待遇不断提高,但矿难多发还是让城市青年避之不及。在外界印象中,是农民工支撑着这个世界最大的产业,与危险紧密相连。直至2013年,英国《太阳报》在盘点全球十大高危职业时,还是将中国煤矿工人排在了第三位。

                                                                            近日,记者走进河北国有煤矿,走近新一代煤矿工人,发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河北是中国煤炭大省之一,世界500强冀中能源集团也是全国7个亿吨级煤炭企业之一,李广所在的邢东矿属于冀中能源集团,是2000年后才竣工投产的现代化矿井。这里有蜿蜒曲折的小溪,碧波荡漾的“东湖”,与不远处30年老矿东庞矿相呼应,被誉为“中国最美矿山”。

                                                                            与父辈和传闻中的农民工不同,李广出自专门的学校。他高中毕业后没有去考普通大学,而是进了煤矿技校读书并最终成为井下工人。吸引他的不仅是可观的收入,还有安全状况、工作条件的整体改善。

                                                                            他回忆说,老矿区环境差,穿白球鞋走一圈儿就会变黑。小时候,全家4口人挤在一间小屋里,父亲叮嘱他好好学习的理由就是考大学“离开煤矿”,而他的梦想则是在市区买套大房子。如今,这个工作刚刚5年的年轻人已在市中心买了106平米的楼房,还拥有一辆价值10万元人民币的私家车。

                                                                            父亲之所以“默认”李广留在煤矿,是因为中国煤炭业经历了高增长、高盈利的“黄金十年”。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作为基础能源材料的煤炭市场需求大增,价格不断飙升。同期,中国也建成或转型升级了一批大型化、现代化、智能化安全高效矿井,煤矿工人水涨船高“成了不错的行业”。

                                                                            记者发现,李广的很多工友都成了有车一族,在中国偏远的矿山也出现了城市里的停车难。李广说,2010年全矿一个停车场都停不满,现在停车场增至3个,去晚了还没有车位。

                                                                            李广的工作时间是每日6时至14时,记者曾跟随他下井体验“井下生活”。换好服装,领取矿灯、自救器和人员定位仪后,记者前往井口,电子屏醒目显示这里已“安全生产2708天”。在井口,记者先进入一个约5平米的罐笼,缓缓下降过程中,顶端音响循环播放着工人们自编的《安全歌》。在距地面760米的井下,换乘像小地铁一样的平巷人车继续前行约10分钟。走出人车,头顶到处都是黑幽幽的煤炭,5厘米见方的铁丝锚网把它们完整包裹,轰隆隆作响的风筒保证着空气的正常流通。

                                                                            步行时间不长,就到了李广日常工作的开采煤面。在由一排排单个重量超过15吨的大型支架组成的地下“钢铁长城”,这个黑脸白牙的小伙开始通过手中遥控器操作着大型采煤机。随着直径超过2米的采煤机滚筒一点点移动,一堆堆煤块被“扫”入运输带。李广说,现在井下采煤基本实现100%机械化,他们12人一个班(8小时)维持的工作面可以开采约1500吨。而在父亲那个时代,“一个班30-40人,没有这么先进的工艺,产量也要低得多。”

                                                                            跟中国其它矿山一样,李广升井后第一件事也是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与其它小矿山不同,李广所在的矿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新生代”。

                                                                            当别人涌进城市争当“白领”时,中国矿业大学“90后”大学生李亚雄却选择做一名井下“黑领”,成为全班3个走入煤矿的同学之一。他表示,希望通过自己诠释出中国当代矿工“有知识、懂技术、重安全”的新形象。

                                                                            爱画漫画的李阳大学毕业多年后,最终走进煤矿成了家里的第三代矿工。她说,同老矿相比,现代煤矿几乎都是绿色生态矿山,出煤不烧煤、用水不排水,矿区自建公园,犹如“北国矿山、江南水韵”的风景画。

                                                                            在临近的东庞矿,记者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形。已在此工作30年的运输区党支部书记王清芳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也子承父业,做了“新时期的矿工”。(完)

                                                                            

                                                                            “我这样会不会掉粉啊?”张亮在《爸爸去哪儿》第一集里杀鱼时,曾对着摄影机调侃。几期节目下来,这位长腿爸爸的粉丝已从11万飙升到了340多万。昨日张亮父子本应出席汉街某品牌举行的商业活动,也因围观的热情粉丝过多而临时取消。这位“中国好爸爸”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顶帽子有点高了,我就是个非常典型80后父亲。”如今俨然标准高富帅的他,曾有过7块钱过一星期的苦日子,与寇静的爱情,也不像传闻中那么轰轰烈烈。

                                                                            17岁第一次下岗 最苦的时候 7块钱过7天

                                                                            由于父亲突然生病,15岁的张亮生活骤变。上有学习成绩很好的双胞胎姐姐,只言“不是读书的料”的他选择学厨师挑起家中重担。“学出来后第一年没有钱,转正后第一个月工资550块,我全花了给家里人买了好多东西。”然而好景不长,“下岗”这个词汇刚刚开始出现,才17岁的张亮就赶上了第一波,他当时就职的酒店被收购,换了菜系集体裁员。张亮去别处应聘厨师时,老板看他年纪小都不信,“后来服务员把老板叫出来吃了几口,就把我聘用了”。

                                                                            “我突然觉得刚满20岁就过着机械化的生活,有点无聊。并不是我不喜欢厨师这个行业,而是觉得青春应该多点别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干了两年厨师,张亮在冲动中辞去了工作,租了一个地下两层没有窗户的房间,就开始闯荡自己的新生活。“最惨的时候有一周身上只剩下七块钱,每天只能用大饼就着榨菜和开水”。

                                                                            挺过绝境后,生活迎来了转机,耐克看中张亮的身高让他当售货员,隔壁牌子的销售正好是兼职模特,给张亮介绍了第一个模特面试机会,六人中选一个,张亮并未被录取。“一个星期后那天认识的经纪人打电话让我去面试,结果面中了。第一次演出时我手心冒汗脚打哆嗦,参加多了,自信就越来越饱满了”。

                                                                            有一天张亮发现他做模特的收入超过了做售货员,他就全身心投入了这个领域,并通过努力成为了中国首席男模。说到将来的打算,张亮透露已经接到了影视剧的邀约,“我从厨师到售货员到模特,互相不相干的职业都发生了,都是惊喜,以后惊喜会更多”。

                                                                            朋友介绍认识寇静 没那么浪漫 爱情这事儿挺简单

                                                                            张亮父子人气飙升后,他们的家庭生活受到了360度无死角的关注。妻子寇静被网友调侃“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两人的相识相恋也被八卦出多个版本。提及“在国外,两人一天内在商场、地铁偶遇两次,张亮相信缘分,于是展开追求”的说法,张亮哭笑不得。“我们的相识很简单,就是朋友介绍的。认识的时候她还在上学,学的是服装表演,而我刚刚从厨师转到模特。当时很害羞,但是在一起感觉挺好的。互相留了个电话发发短信吃吃饭,慢慢就在一起了,挺自然,也挺俗套的,没那么浪漫”。

                                                                            “她毕业后就嫁给我了,一切其实很突然,没想过房子、经济基础。结婚后太太就怀孕了,我也完全没想过能不能给孩子理想的生活环境,觉得有了就生吧,我当时就是不想后果的大男孩”。张亮坦言当时对于生活并没有周密的规划,但他也感谢这份冲动,因为现实往往越想顾虑,问题反而越多。“人生该冲动的年龄就要冲动,我身边有很多朋友不敢结婚,结了也不敢生孩子,他们忙事业忙着还贷款,没有精力去顾及家庭。可是我觉得家庭给人带来的快乐,是物质无法给你的”。

                                                                            “佳偶天橙”太逗了 网友力量大 孩子应该享受天真

                                                                            “‘中国好爸爸’的帽子对我来说真的有点高了,我是个非常典型的80后父亲,教育孩子完全是自己摸索,天天出生时我还是个大男孩,把他抱在手里才意识到我是一个父亲了”。网友们对于张亮和天天的父子关系推崇备至,张亮却并不觉得自己作为父亲已经足够成功,只是找到了一种最舒服的方式与孩子相处,“我经常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个孩子,在出现某种情况时,会希望爸爸怎么教育我”。

                                                                            张亮遗憾过去每天为考试读书,并未感受到多少儿时的快乐,所以希望还给天天一个童年,让他享受应有的天真,而天天在节目中的成长令他欣慰。“在家里的时候我们会捡树叶,一起贴树叶画,也会玩电动、打篮球;去旅行的时候,孩子们没有上节目的意识,而是觉得大家一起玩,比如‘挖沙子要挖到南极去’。天天以前缺乏一些当哥哥的担当,他现在知道自己在小朋友中是二哥,有任务时会主动说我当副队长,让石头当队长,两人一前一后保护弟弟妹妹们”。

                                                                            至于让天天和Cindy“在一起”的呼声,张亮笑称他跟田亮听了哈哈乐,觉得网友力量太大了。“‘佳偶天橙’挺好玩的,其实天天和Cindy、石头年龄差不多,玩在一起乐趣点差不多。而Kimi和Angela刚刚4岁,年龄上差一两岁,思想上不一样”。

                                                                            尽管承认天天在节目中成长飞速,张亮还是坚持儿子明年上小学后,就不适合再参加各类活动。“天天现在幼儿园,基本上没什么文化课安排,和我大江南北的跑,也算是开阔他的眼界。但是明年9月他就要上小学,肯定不能让他多参加活动导致学习落后,我不打算逼迫他每次考试要一百分,但是作为学生要够努力。”

                                                                            中新网11月10日电 综合消息,号称“世界最强”的美国海军新一代福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一号舰——CVN-78“福特”号,9日在弗吉尼亚州举行命名仪式,标志着美军40年来第一艘全新设计的核航母下水。尽管其造价已远超出预算,不过作为美国新一代福特级航母的第一艘船舰,福特号将逐渐取代尼米兹级的航母,未来50年将主导全球海域航母作战新纪元。

                                                                            美国媒体报道,美军计划建造最少10艘“福特”级核航母,取代逐渐老化的尼米兹级航母,作为“重返亚太”战略的前线核心。然而航母严重超支,加上环球战争模式改变,有分析质疑是否值得斥巨资打造“巨无霸”战舰。

                                                                            在弗吉尼亚州纽波特纽斯举行的仪式上,已故美国总统福特的女儿拜尔斯为新舰掷瓶,以纪念曾在海军服役的福特。

                                                                            福特号目前完成的部分只有70%,交付日期已延迟到2016年2月。受到联邦政府的自动减赤计划的影响,美国海军面临了严峻的财政问题,除了航母本身,其他项目如潜水艇的建造都需要资金。

                                                                            美国海军上将格林纳特对海军的经费感到担忧,他警告,福特号可能需要延迟两年才能够正式投入服役。

                                                                            作为美国第三代核航母的第一艘舰,福特号造价高达128亿美元,超支22%,并尚未计入47亿美元研究和开发开支,是美军史上最昂贵战舰。但美国海军称超支是开发新舰常见现象,相信今后建造的福特级航母造价会下降。

                                                                            根据船厂资料,“福特”号全长约333米、高77米、飞行甲板阔78米,船体重量逾9万吨,相当于400个自由女神像。新航母采用最新电磁弹射和拦阻系统,每日舰载机起飞架次较尼米兹级航母多25%;新航母设计亦将舰桥向后移,腾出甲板空间放置战机及进行加油、装弹和维修。

                                                                            不过,有军事分析家质疑美军大举投资大型航母舰队的价值,指出各国近年致力研发导弹技术,将削减航母和舰载机的作战范围。美国海军上校兼战争史专家亨德里克斯今年3月提出“航母无用论”,引起各界热议。

                                                                            一些军事分析家也认为,美国应重新检讨投资发展大型舰队航母,因为潜在的敌人目前研发的导弹,可能削弱舰队和战机的优势。但美国海军反驳称,航母是军队最有力和多用途的利器,能在不发一炮下对抗潜在威胁。

                                                                            中新网11月10日电 有调查发现,香港、澳门及广州的青年中,有64%普遍受到网络欺凌,而由于网络世界平等与匿名的特质,有65%的欺凌者同样是“被欺凌”的受害人。调查又指,中学男生是网络欺凌的高危组别。有中学女生,曾因遭遇网络欺凌,逃学3周躲在家中不敢见人,其后校方更将女生留级作为解决方法。调查机构呼吁学校及社工多些关心令他们减低伤害。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很多人现时都喜欢在社交网站或讨论区留言,亦有不少人借助这些网站发表攻击他人的言论。高三女生阿嘉,3年前被同学在社交网站上指责与其他男同学太亲近,期间她一度反击,招来更侮辱的言论。她回想起那10个留言犹有余悸指,当时“很不开心,不想见人”,逃学3周并一直躲在家中,并指虽然留言来自3位女同学,但另外还有几十位同学在留言中按“Like”,令她感到“有额外压力”。她又说,后来母亲主动与校方联络,校方得悉此事却没有实时处理,而是临近暑假时,问她会否愿意留级去避开那3位女同学。她无奈表示当时选择留级。

                                                                            香港游乐场协会联同广州及澳门的机构在今年8至9月,访问了三地共2460名青少年。发现当中63.7%受访者曾被网络欺凌,较3年前同类型调查多出20%,协会指出,这是基于社交网络盛行,并指出15至17岁的男性是网络欺凌的高危组别,或与他们上网时间较长,较易遇上欺凌事件有关。欺凌行为主要包括骚扰、诋毁以及改图。调查又指17%人承认曾于网络上欺凌他人,当中65%曾是网络欺凌受害者,协会总发展主任温立文称,现实世界中欺凌他人者身体往往较为强壮,但在网络世界这特质会消失,在人人平等下,受害者可以随时成为欺凌者,加上匿名的特性,又能开第二个账户去作反击。

                                                                            温立文又指,受害人反击很常见,但在欺凌行为中,不断回击只会把事件升级。要“化干戈为玉帛”,就要透过社工跟他们商谈,令他们了解自己是否有一些行为引致对方不喜欢他,要平衡及中肯地处理,基本的情况是以个案辅导为主。协会呼吁被欺凌的青年应向朋友及学校求助。

                                                                            率领恒大勇登亚洲之巅后,名满天下的里皮又在自己的功勋册里添上了辉煌的一笔,而对于中国球迷来说,接下来的一大悬念便是65岁的“银狐”是否能在合适的时间接手中国足球队?

                                                                            首先,里皮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是眼下接手国足的最佳人选。比起其他世界名帅,里皮有着非常熟悉亚洲足球和中国足球的巨大优势以及率队成功的经验,而恒大的众多国脚也是他可以驾驭国足的基础。

                                                                            其次,目前国足代理主帅傅博是半道仓促接手,在亚洲杯预选赛上目前已面临非常命悬一线的形势,若11月国足不能连克印尼和沙特而惨遭淘汰,则傅博的帅位难保。即便傅博率队获得出线,若其临阵指挥和比赛过程不能展现出积极的希望,由里皮接替的可能性依然不小。

                                                                            但此后的两个问题便产生了,一、恒大是否会放里皮?二、足协能否承受里皮的高额薪水?其实,对于眼光决不仅是足球的恒大来说,拿下亚冠冠军则更像是棋至中盘。由于世俱杯冠军难以用短时间的烧钱来获得,因此若想寻求进一步发展空间,将目光转向国字号球队是更为现实的、甚至可能是必然的一种选择。

                                                                            最后,目前这支国家队中并不是无才可用,而是出现了武磊、张稀哲、孙可、王永珀、于大宝等有着强烈进取心和创造力的年轻、中生代球员,,因此是有可能在一个高水平教练的带领下取得一定的实质性提高的,这也为聘请里皮提供了一大理由。

                                                                            里皮在客观条件上已非常具备执教中国队的可能,剩下的影响其接手国足的只有两点:一是其主观意愿,二是傅博率队在亚预赛中的过程和结果。尽管4个月前里皮没有表示出执教国足的兴趣,但随着恒大在亚洲的荣誉至顶、以及许家印可能会在对国家队支持上有积极态度,“银狐”未来接手国足的可能性正在增大。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8日报道,荷兰研究人员研究发现,英语中最气人的词“huh”(哼!哈!啊!——表示疑问、惊讶或异议等)已经成为世界各种语言“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报道称,荷兰马克斯普兰克语言心理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录制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0种语言,每种语言分别录制了20段口语对话,其中包括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荷兰语、澳大利亚的土著语言和中国的普通话,还有些语言来自加纳和厄瓜多尔等国家。

                                                                            研究人员分析录音后发现,无论是加纳和老挝,还是冰岛和意大利,其语言中都包含“huh”,或发音类似的词。而且,如果没有这类词,我们就无法表达没有听见或理解别人话语之意,而这会经常产生误解。

                                                                            这着实令人惊讶,因为一般情况下,不同的语言会用极不相同的词汇描述相同的事物。例如,dog(狗)在日语中的发音为“inu”,而法语则说“chien”。

                                                                          责编: